[新聞] Peter Van Geit:跨越喜馬拉雅山脈的越野跑

超級越野跑者彼得·凡·蓋特(Peter Van Geit)剛剛過去的整個夏天都在喜馬拉雅山脈印度一側進行速跑旅行。他3000公里的令人震驚地囊括了120個埡口和125000米的海拔攀升,但他的速度卻是普通徒步人員的三到四倍。

彼得出生於比利時,但在印度生活了20年,他聲稱自己是“探險、越野和登山的結合者”。他回到大學,但直到20年後,也就是2013年,他才重新開始學習。在此期間,他在南印度進行長途跋涉。這次橫跨喜馬拉雅越野跑並不是他第一次參加這樣的馬拉松比賽。2018年,他在越南山區跑了2000公里,然後在喜馬偕爾邦(Himachal Pradesh)又跑了1500公里。

這個紅鬍子的比利時人幾乎完全是一個人跑,而且幾乎每天穿過一個高埡口。他不確定自己的實際速度,但他每天堅持10到12個小時。在地勢較平坦的地方,他可以穿行40至45公里,但在穿越拉達克、北阿坎德邦和希馬查爾邦時,他的平均行程大多在25至30公里之間。

彼得的路線,總共有120個埡口

為了保持這樣快的速度,他把裝備簡化到最低限度,他的小背包只有5公斤重,裡面既有高海拔徒步用品也有阿式攀登裝備。他沒有帳篷,只有一個半公斤重的露營袋。儘管山區裡經常下雪,但他還是選擇了輕便的越野鞋而不是沉重的登山靴。

他的睡袋只有600克重,卻能讓他應付零下低溫。“我的一些營地位於海拔近5000米的冰川之上,”他說。

他每天消耗6000到8000卡路里的熱量,但為了把重量減到最小,他沒有使用烹飪燃料,而是帶了少量的 (100毫升)煤油,用來浸泡干馬糞或牛糞做燃料。他攜帶的食物僅夠在村莊之間行走,在最偏遠的地區行走5到6天之用。

彼得和他五公斤的裝備

幾年前,他在地圖上看到這塊山區有幾個海拔4000-5000米的埡口時,便萌生了跨越喜馬拉雅長跑的想法。比起路跑,他更喜歡越野跑。當他試圖研究這條路線時,卻發現印度喜馬拉雅山脈並沒有很好的文獻記載。“這裡有數百個這樣的埡口,只有牧羊人和當地人使用,”他說,“(最終)我整理出了100多個埡口,來跨越喜馬拉雅山脈相當長的一段地區。然後我說,好吧,我們看看我能以多快的速度穿過它們。”

從今年5月開始,他從尼泊爾東部邊境穿過30個海拔低於4000米的埡口,從北阿坎德邦來到喜馬偕爾,在春天,這些埡口都處於雪線以下。接著他穿過喜馬偕爾山,然後穿過了喜馬拉雅國家公園、達拉達爾和皮爾帕尼亞爾山的幾個埡口。由於過去一年冬天史無前例的大雪,有45個高海拔埡口比想像中要困難得多。

三個月後,彼得探索了83個埡口,行程2100公里,最高海拔6200米。他曾徒步穿過冰川、冰磧、碎石、積雪、危險的溪流和陡峭的冰坡。幸運的是,到7月底,5000米以下大部分雪都已融化,這對他來說稍微容易一些。

與他其他旅行不同的是,這次穿越的路線和埡口並非全部標記在地圖上,他在Zanskar和Lahaul之間不太為人所知的內陸山區,以及Hemis的一些內陸山谷,完成了他的120次埡口穿越。

這條路線最困難和危險的部分是河流過境點,特別是在拉達克。大部分的水是冰川融水,在夏季的高峰,融化的冰川形成了快速而寒冷的急流。尤其值得一提的是,山體滑坡破壞了奧納河的河道,迫使彼得在能力有限的情況下只能艱難地通過。

今年山區也有很大的冰裂縫危險,即使在夏天,很多地區也被罕見的大雪掩蓋了。在一些鬆動的岩石上面,他冒著從陡坡上滑墜幾百米的危險艱難前行。

儘量少穿衣服和攜帶保暖裝備,也使得海拔4000米以上的風雨特別地淒厲。他說,“你必須不停地運動來保暖。”“比普通徒步旅行者快得多的一個好處是,我基本上可以在較低的海拔睡覺,一般是在海拔3000米以下露營。”

在旅程中的120夜晚,他總共與他人共度了大概40個夜晚,一般是與當地人臨時相處,共度寒夜。

目前,彼得已經回家一個多月了。他的下一個計畫是攀登200座Shivaji堡壘,其中許多都坐落在印度西高止山脈的山頂上,就像瞭望塔一樣。他預計需要兩個月的時間完成。